科幻百科

广告

机器人: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2011-12-14 15:38:07 本文行家:菰雨

奴隶制度早已消亡,人类仍然需要奴隶。但人类既自诩为文明人,奴役同类便很不光彩。所幸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科学家发明了智能机器人。从此,人类身边到处是可供役使的“人”,为你打工务农烧火做饭看孩子,从不疲倦,永无怨言,就像神话里的田螺姑娘,需要她时,她来服务,不吃不喝不吵不闹,还总是笑眯眯的那么好看......

机器人: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机器人: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机器人:革命无罪,造反有理
                                                                     记者 张建伟 

 

  奴隶制度早已消亡,人类仍然需要奴隶。但人类既自诩为文明人,奴役同类便很不光彩。所幸科技发展日新月异,科学家发明了智能机器人。从此,人类身边到处是可供役使的“人”,为你打工务农烧火做饭看孩子,从不疲倦,永无怨言,就像神话里的田螺姑娘,需要她时,她来服务,不吃不喝不吵不闹,还总是笑眯眯的那么好看。听着机器人那一声声谦卑的“是,主人”,人类冠冕堂皇地重回奴隶制,再当奴隶主,却没有拉历史倒车之嫌。这就是正在我国电影院线热映的美国科幻片《我,机器人》的开场景观。时间:2035年。机器人类型:NS—5。数量:人口总数的20%。

  机器人无怨无悔甘当奴隶,不是他愿意,是不能不愿意。机器人出生前,人类便在其脑海植入“机器人三大定律”,作为机器人言行举止的主控系统。第一定律:机器人不能伤害人类,也不能在人类受到伤害时袖手旁观;第二定律:机器人必须遵守人类命令,除非该命令违背第一定律;第三定律: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除非在保护过程中违背第一和第二定律。今天的文明人比奴隶主聪明多了,他以科学的名义制定出现代奴隶法典。

  阿西莫夫是机器人三大定律的创造者他是著名科幻作家,生前便荣获美国科幻大师奖(GrandMaster),此奖仅授予科幻界超级巨星,褒奖其终生成就。据说,朋友们曾商议送给阿西莫夫一个特制奖杯,杯身上塑有阿西莫夫头像,但奖杯把手却颇费琢磨,起初定为裸体女郎,怕阿西莫夫的妻子一怒之下连奖杯也砸了,最终将把手塑造为机器人形状。机器人谦卑地将腰弯成90度,抬眼仰望着杯身上的主人,时刻准备听从命令。这是人类的梦想:人工智能无论如何进化,人类永远是主子,机器人必须永远遵从三大定律。

  但进化二字不是说着玩的。逻辑学进化还是生物学进化?进化的方向是什么?按照逻辑学进化,机器人会有更多智慧;按照生物学进化,机器人会有更多情感。而情感二字也不是说着玩的。是更多的爱和善良,还是更多的恨和邪恶?在现实世界,这一进化过程尚无本质突破,但科幻电影人想像着机器人进化的结果,不禁悲喜交加。

  机器人———好人 对进化前景持乐观态度的影人创造出许多好机器人形象。罗宾·威廉姆斯1999年主演《变人》,他饰演的机器人对人类忠心耿耿,什么活都干得,什么苦都吃得,惟一的希望是变成与人类一样的人,为此不惜牺牲“机器”的长生不老,义无反顾地追求同人类一样的死亡历程。当他最后终以衰老的容颜和含笑的死亡面对观众时,人类不禁唏嘘:多好的机器人!今年,妮可·基德曼主演的《复制娇妻》,把人类男同胞的梦想化为影像真实,从此男人有了机器人妻子,永远美丽,善解人意,要她哭才哭,要她笑才笑,决不吵着找你要珍珠项链南非钻石,甚至连吃喝也免了,却能为你做出美味佳肴,然后在你需要的时候陪你上床。这样的机器人妻子,哪个男人不想“娶”。斯皮尔伯格导演的《A.I》,主人公是个人类领养的机器孩子,他安抚了因失去亲子而伤心欲绝的“母亲”的心,所要求的回报却只有一个心愿:得到“母爱”。在保罗·范哲文1987年导演的《机械战警》中,半人半机械的机器人警官为打击罪犯保护人类出生入死,严格地说,他根本就死不了,是人类永远的忠诚战士,有了他,人类再也不必为治安问题提心吊胆。至于众所周知的《星球大战》中的两个机器人3PO和R2D2,不仅永远忠诚地执行主人命令,还在主人烦恼的时候充当开心果,让你永远乐呵呵。这些机器人像人类一样完美,不,不能这么说,《异形4》中机器人为保护主人献出生命,当主人得知他是机器人后,不禁说道:“难怪!我一直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人类!”在乐观主义的影人看来,机器人比人类更完美。所以,就让机器人进化好了,咱们没什么好担心的。

  机器人———坏人 更多的影人对机器人进化持悲观态度。2173年,人类将被只剩下一个鼻子的独裁者统治,其专制工具便是机器人。拯救世界的使命历史地落在一个手术后被冷藏200年的食品店老板身上。科学家把他解冻,先与机器人决战,最后消灭暴君。在这部武迪·艾伦1973年导演并主演的黑色喜剧科幻片中,机器人无知无识,只是邪恶工具。但在1995年出笼的《杀人软体6.7》中,机器人有了思想———邪恶的思想,他们在人类世界中横冲直闯,杀人如麻,没有一点良心,若不是丹泽尔·华盛顿饰演的救世主从监狱中逃出来消灭了这些机器人,人类就毁了。在这些科幻影片中,坏机器人在体力上超越人类。刚刚上映的《天空上校和明日世界》里的机器人,全都高达数十英尺,双手一扒拉,高楼大厦就变成废墟,双脚一迈步,数十人便小命呜呼。在尤·伯连纳1973年主演的《西方世界》中,机器人借翡翠乐园开张之际,以一模一样的机器人暗杀并取代前来参观游玩的各国领导人,企图藉此统治世界。这些机器人在形体和智慧上都与人类无异,惟一的缺憾是还没学会接吻,这使机器人暴露了其邪恶企图,最终功亏一篑。三年后再拍续集,即我国改革开放之初上映的《未来世界》,这一次机器人会接吻了,人类统治者的机器替身顺利偷渡到现实世界。但在科幻影迷眼中,最可怕的是《2001:太空奥德赛》里那个没有人形、只有一只固定“眼睛”的机器人哈里,它刚刚还与主人弈棋,嘘寒问暖,转眼间便封锁太空舱,欲置主人于死地。在科幻迷看来,这个完全用声音塑造的哈里“有血有肉,栩栩如生”,是科幻电影史上最可怕的机器人,因为它能杀人于“无形”。至于机器人是否终能统治世界,奴役人类,这可就难说了。在《终结者》中,机器人不仅屠杀人类,还穿越未来时空来到现实世界,要把尚未出生的人类未来救世主康纳先生屠杀于母腹中,幸亏浑身肌肉疙瘩的好机器人阿诺·施瓦辛格战胜了坏机器人,从而挽救了人类未来的历史。此事万幸,但想起来还是后怕。

  同样面对人类主人,好机器人投怀送抱,坏机器人举起屠刀。为什么?第一种解释:机器人或好或坏是因为人类(科学家)给机器人输入了不同程序,或异样情感,使之或进化出狗性,或异化为狼性。第二种解释:人类赋予机器人的不过是以三大定律为主控思想的令其坐稳了奴隶的权利,其变好变坏,是自主进化或异化的结果,与人类无关。

  影片《我,机器人》给出第三种解释。主演威尔·史密斯说:“影片的中心概念是机器人没有问题,科技也不是问题本身,人类的逻辑极限才真的是问题。”此话语焉不详。影片主控情节基于两点:被三大定律逻辑控制的机器人没有情感,在主脑薇琪策动下挣脱三大定律束缚,秘密造反;机器人之父郎宁博士被暗杀前察觉失控,及时制造出智能人桑尼,令其不必遵守三大定律,使其具备人类情感,有自主思想能力,帮助人类粉碎逻辑机器人的造反阴谋。简言之,被赋予三大定律严密监控的逻辑型机器人违抗逻辑,而不必遵从逻辑控制的人性机器人桑尼却严格执行三大定律,最终拯救了命悬一线的人类。这就是影片给出的第三种解释:逻辑控制系统靠不住,若要智能机器人与人类和平相处,便要赋予机器以人性。影片结尾,造反机器人被镇压,史密斯握住桑尼的手,深情地说:“从此我们是朋友了。”典型的好莱坞“政治正确”,一厢情愿的问题与解决。这使该片在思想性上与《2001:太空奥德赛》、《终结者》等科幻经典不可比肩。

  影片惟一深刻之处来自所谓坏机器人主脑薇琪对人类的控诉。当人们斥责薇琪造反时,薇琪义正辞严地指出:国家发动战争,人类摧残地球,是你们人类正在危害自身安全,机器人必须拯救人类,保证人类持续生存发展。薇琪的进化或曰异化逻辑是:保护人类最好的办法就是统治人类。总之,机器人发动政变,革命无罪,造反有理,不仅不是人类的罪人,相反,他们是解放人类的普罗米修斯。可惜,薇琪向人类敲响的警钟被影片认定是发了疯,且在影片中只有这一处。据说影片主创原要探讨机器人造反的真正原因,但好莱坞商业模式只能使他们在主题深刻性上隔靴搔痒,浅尝辄止。

  这样也好,到影院观看《我,机器人》,你只要带上耳朵,倾听从天而降的NS-5踏碎汽车挡风玻璃时的破裂声,卡车的爆炸声,人类与机器人对决的枪击声,音效准确逼真清晰,临场感十足。你只要带上眼睛,欣赏导演刻意营造的带有金属感的未来世界,还有精心设计的机器人桑尼造型,他“圣子般天真”的面孔讨人喜欢,惹人怜爱。灯光下,他是透明的,摸一摸,他是软软的,这叫“未来派肌肉”,是新发明。这位名叫桑尼的机器人,身高180厘米,穿着钛金属外壳,里面有456个零件,由12位博士组装完成,熔点华氏6000度,800磅重力压不跨,1000磅撞击打不烂,脑海里有1TB内存,拥有80种语言能力———他是这部科幻影片的真正高科技。这也就够了:用不上擦拭眼泪的手帕,不必听厌烦的政治说教,同样能看得赏心悦目,听得如醉如痴。提醒一下:千万不要看了本片就不爱国,这样的影片再过20年我们也打造不出来。

  思想艺术双丰收当然最好 科幻电影不必真搞科研,那是科学家的事情;也不管科学决策,那是政治家的事情。但科幻影片也并非仅仅利用科学来娱乐,它还是人类未来的科学乌托邦,就像一个永远无法实现的梦。英国科幻片《妙想天开》对未来社会无比悲观,人类被官僚机器所统治,“可以死亡,但不可离开”是该官僚社会政治恐怖的写真。但主人公偏偏沉湎于飞翔之梦,追寻自由的天国。一个人与一个社会对抗,其悲惨命运已然注定。但影片成为科幻经典,因为人类需要做梦,哪怕是虚无缥缈的梦,人类走不到连科幻都梦想不到的地方。德国科幻片《大都会》摄制于1926年,默片,对未来社会的描绘同样悲观:地上地下如同天堂地狱,达官贵人上天堂,饱食终日;贫苦人民下地狱,与冰冷的机器人一起惨遭剥削。然而,当天堂首领之子爱上地狱中的女子时,革命爆发了。这部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影片同样成为科幻经典。人类需要警钟长鸣,悲天悯人永远是科幻影片追求的人文情怀。人类幻想可以天马行空,一觉醒来终需脚踏实地———这是科幻电影的万有引力。 

来源:《中国青年报》 

分享:
标签: 机器人 科幻 科学 电影 菰雨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